首页 文化 悦读 | 我眼中的末代皇帝

悦读 | 我眼中的末代皇帝

文/黑王辉 第 201 期

满清末代皇帝溥仪的过往历史,相信看过奥斯卡最佳影片,由意大利导演贝纳尔多•贝托鲁奇执导的《末代皇帝》的人都能讲述一二,而如果看过由洋帝师、英国人庄士敦撰写的《紫禁城的黄昏》以及溥仪回忆录《我的前半生》的读者会了解得更为深入。《我眼中的末代皇帝》则以溥仪的弟媳唐石霞的视角,重新讲述那段历史,并披露一些不为人知的往事。对于有兴趣研究那段历史的读者来说,或可满足猎奇心理。

唐怡莹,字石霞,满族,满清贵族出身,本姓他他拉氏,镶红旗扎库木世族。其曾祖父曾任湖广、甘陕总督,祖父曾任户部右侍郎,光绪皇帝的瑾妃和珍妃为其姑母。唐石霞的母亲姓爱新觉罗,出自皇族。

唐怡莹,字石霞,满族,满清贵族出身,本姓他他拉氏,镶红旗扎库木世族。其曾祖父曾任湖广、甘陕总督,祖父曾任户部右侍郎,光绪皇帝的瑾妃和珍妃为其姑母。唐石霞的母亲姓爱新觉罗,出自皇族。

这是大婚后的溥仪和婉容在宫内照相

这是大婚后的溥仪和婉容在宫内照相

《我眼中的末代皇帝》是一部口述史,由溥仪弟弟溥杰的第一任夫人唐石霞口述。溥杰和唐石霞原本是一对恩爱夫妻,之后在日本人的逼迫之下,二人离了婚,溥杰被迫娶了日本公爵嵯峨的孙女嵯峨浩。由于溥仪不能生育,日本人原本想着在溥仪下台后,由溥杰和嵯峨浩的儿子继承皇位,只可惜,日本人打错了如意算盘,不仅他们苦心经营的“满洲国”很快土崩瓦解,连日本也被同盟国打败,差点连国土都难以保全。

难能可贵的是,溥杰和嵯峨浩在政治安排下结成的跨海姻缘,倒成了一段夫妻恩爱、情深意切的佳话。

难能可贵的是,溥杰和嵯峨浩在政治安排下结成的跨海姻缘,倒成了一段夫妻恩爱、情深意切的佳话。

唐石霞不仅是溥杰的原配夫人,还是光绪帝钟爱的两个妃子珍妃和瑾妃的亲侄女,并和溥仪的皇后婉容以及皇妃文绣关系密切。所以,她不仅是清末至民国那一系列事件的亲历者,还是中国二十世纪诸多历史的见证人。因此,她的口述史有一定的可信度。

文秀(左)、婉容(中)与唐石霞合影,唐石霞是溥仪弟弟溥杰的妻子,光绪帝瑾妃即后来的端康皇太后的侄女。

文秀(左)、婉容(中)与唐石霞合影,唐石霞是溥仪弟弟溥杰的妻子,光绪帝瑾妃即后来的端康皇太后的侄女。

据唐石霞女士称,当年她也参加了溥仪选妃,并且溥仪对她颇有好感,因当时已为瑾太妃的姑姑极力反对才嫁给溥杰。也许,瑾太妃是想让她过安稳日子,不愿意让她进入宫廷,重复如她般的悲剧人生。溥杰和唐石霞的婚姻一直持续到两人所谓的“离婚”。当时,日本大特务土肥原贤二命令日本宪兵寻找唐石霞,并逼迫她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即便打死她也在所不惜。幸好,预先知道消息的溥杰悄悄告诉了唐石霞,使她得以秘密逃脱。日本宪兵找不到唐石霞,便勒令她的两个弟弟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


唐石霞和张学良还有一段交往,她也坦然承认:“甚至有一段时间,我和张学良的接触交往很多,和他在一起的时间甚至比和溥杰更长。”张学良后来在回忆录中认为二人当时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但在唐石霞看来,那就是个笑话,“人世间,男的想‘娶’,必须女方愿‘嫁’才能成事啊。”还不忘嘲讽风流成性的张将军一厢情愿。公说公的理,婆说婆的理,不过,历史真相如何,又涉及男女之间的私事,即便是穿越到当年,恐怕也是难以说清楚的了。


唐石霞之后辗转来到香港,在香港大学教授语言学,之后一直生活在香港。终其一生,最念念不忘的人还是溥杰,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他们曾有幸见过一次。当时,他们都已经是古稀老人。唐石霞对溥杰说他们的婚姻既幸运又悲哀,溥杰没有表示反对。他们的不幸是时代造成的,人在时代潮流中,只能是随波逐流的棋子。

在那个皇族时代,女人完全是一种宫里的附属品,唐石霞这位爱国女画家在艺术方面有很高的造诣,然最终被历史所淹没,只能说是时代的悲哀。

在那个皇族时代,女人完全是一种宫里的附属品,唐石霞这位爱国女画家在艺术方面有很高的造诣,然最终被历史所淹没,只能说是时代的悲哀。

唐石霞女士曾明确表示反对伪满洲国的成立,并秘密抢运醇王府珍宝,从而避免落入敌手,在当时情形之下,她的这种行为实在难能可贵。能在《我眼中的末代皇帝》中直言不讳道出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也说明她的坦荡。时过境迁,往事已矣,她的故事,能给好事者一些谈资,更多的,是为后世提供镜鉴。


(《我眼中的末代皇帝》  唐石霞口述,惠伊深著,北京联合出版公司出版,2016年12月第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