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记录 案卷 | 面具背后

案卷 | 面具背后

文/吴延梅 第 201 期

身处互联网时代,你和我最远的距离,是没有网络。五年前,微信还没有出现,五年后,连不上微信的日子人们会惊慌失措。慢慢的,现实中的交流少了,沟通有隔阂了,人们似乎更愿意进入微信那个虚幻的空间交流。殊不知,网络世界本来就真假难辨,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貌似很近实际又很远。面具背后,你深信不疑的那个人可能是另外一副模样。




[一]

2016年9月18日,供职于深圳某港澳旅行社的司机老董接到一单业务,客人要从珠海横琴口岸坐车到深圳福田的马可波罗酒店。


老董的车是两地牌照,专门接送穿梭于深港澳三地的客人,干这一行时间久了,几乎打眼一看就能猜出客人的身份。就像这次的客人郑先生,看其打扮谈吐,十有八九是经常拉人过关的“老司机”。郑先生一上车,非常娴熟地称呼老董“师傅”,两人很自然地拉起了家常,从当天澳门见闻到客运行业,后来聊到老董所供职旅行社的老板,郑先生说不但认识,而且是特别熟的朋友,俨然遇到老熟人的感觉。双方互加了微信好友,感觉关系又进了一步。


车子快到深圳时,郑先生突然想起什么似地拍了拍脑袋说:“哎呀,忘了下午还要赶飞机去北京,机票还没有订呢!”他慌忙打电话订票,老董很有经验地在旁边安慰郑先生:“没关系,现在订票方便着呢,微信支付就可以啦。”郑先生恍然大悟地按照老董的指示操作到最后支付的环节,才发现微信余额不足,急得满头大汗。他很不好意思地跟老董说:“师傅,能不能先转个8000元给我订机票先?回酒店后我马上还你。”老董想到郑先生跟自己的老板是朋友,又都是一个圈里的人,略微迟疑了一下便答应了。于是郑先生帮老董开车,老董用微信分两次转了8000元给他,解了郑先生的“燃眉之急”。


车子很快驶到马可波罗酒店正门口,郑先生要下车。为了保险起见,老董问郑先生要身份证拍照片存证,郑先生推说没带,只带了港澳签证,匆匆拿出来朝老董晃了晃便进了酒店。


向一个一面之缘的人借出8000元,老董事后怎么想怎么不对劲儿,可这一切又似乎在情理之中,他觉得郑先生跟他是一个行业的人,有很多互相都认识的朋友,总不至于骗他吧?再说互相还留有微信,如果他不还钱,在微信里问他要就是了。


连续几天过去了,老董通过微信向郑先生催了好几次账,对方都不理不睬,最后竟然把老董给拉黑了。老董这才意识到情况不妙,向福田派出所报了案。



[二]

生在香港,定居深圳,工作在澳门赌场,长年奔波在深港澳三地,见惯了腰缠万贯的富豪和挥金如土场面的郑畅,渐渐不满足于辛苦工作的微薄薪酬,他不止一次地想,如果自己哪天也变成挥金如土的老板富豪,那该是多么轻松惬意的事情。


人心一旦产生邪念,就像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整个人便不由自主地被心魔牵扯着走。刚开始,郑畅把手伸向了在香港做文员的同胞姐姐。他痛哭流涕地跟家姐说最近周转困难,希望家姐借两万元施以援手。家姐借钱给他后,郑畅欣喜若狂,没想到钱那么容易就“借”到手了。他几个月没有去工作,跟在深圳的女友将这笔钱当作生活费全部挥霍掉了。由简入奢易,由奢入简难,待家姐催他还钱,他却过惯了衣来伸手饭张口的逍遥快活日子,再也还不上了。


尝到“借钱”的甜头之后,郑畅一发不可收拾,将目标瞄准了跑深港澳三地客运的司机师傅。因为他要经常介绍人去澳门赌场消费,几乎天天跟挂两地牌照的司机们“借钱”。有时候,碰到好说话的司机,郑畅先是套近乎骗取对方信任,再以缺钱、买机票为由向对方借钱,并谎称自己住在深圳福田马可波罗酒店,承诺回酒店后就马上还钱,实际上却没有一次还过钱,对方催账时便将其拉黑玩失踪。有时候,碰上不太好说话的人,郑畅便会郑重其事地向别人借钱,同时承诺高额利息,对方看到有利可图,一般也会借钱给他。有时候,他还会帮别人带现金出入关口顺带借钱,别人催他还钱时他却说那是应得的报酬……总之,郑畅编造各种借口诳钱,结果却是一样,这些钱均变成了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


渐渐地,郑畅所在的一些工作微信群里开始有人揭发他是骗子,老赖,群友把他的照片和联系方式都发到群里,提醒别人小心郑畅,尤其不要借钱给他。可郑畅仍然我行我素,没有一点悔改的意思。别人问起来,他只说那些传言都是故意诋毁他的,他只是迟些还给人家,或是他的客人已经答应帮还钱给债主……直到被抓捕的那一天,他的手机里还有家姐发来的信息:再不还钱就断绝姐弟关系!



[三]

一个月内,连续两个客运司机先后向福田派出所报案,称被一个香港籍男子骗钱,诈骗手法过程如出一辙:嫌疑人在从澳门坐车到深圳的过程中找借口向事主借钱,称自己住在深圳马可波罗酒店,承诺当天还钱,当事主催账时便将对方微信拉黑玩失踪,两次诈骗金额均为8000元。两名事主提供的信息是嫌疑人的姓名和电话。



按照惯例,福田派出所立案后,派出所情指、视频、打击等部门民警召开案情分析会,讨论案件侦破思路和方向。通过两个不同地点的录像,警方锁定了嫌疑人郑某,只是跟视频比起来照片上的嫌疑人有些瘦,但五官能对得上。于是,情指民警周炜尧决定围绕郑某在深圳的居住区域展开调查,可是,调查范围之内有几千户人家,要想逐步排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根据后台分析出来的信息,周炜尧和同事第一次去目标地点蹲守时,跟房东沟通了好久,才敲开了房间门,里面居住的却只有一个女孩子。经过询问 ,发现与嫌疑人没有丝毫接触,明显是找错人了。周炜尧说,这是第一次感觉到找一个人就像在大海里捞针一样无从下手。回所后,她开始反思,到底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到底哪个方面是被自己忽略了?最后,她发现问题出在过分依赖情指信息,虽说现在科技发达,但无论哪一种技术也不可能精确到指哪打哪,它只能提供一个大概的思路和方向。要想尽快破案,还得从已经确定的线索中寻找突破口。


这时,郑某的女友吴某出现了,与此同时,办案民警又排出一个郑某之前用过的旧号码,于是顺藤摸瓜查到了吴某在新洲的确切住址,去物业部门核查后,名字终于对上了。案子到此基本已经破了大半,这是情指民警周炜尧第一次跟着办案民警调查走访,刚接手情指工作不久的她坦言:光靠在办公室分析研判还真体会不到找人这么辛苦,这么曲折!



再一次的蹲守已是胸有成竹,锁定吴某位置后,抓捕组民警潘哥带着三个队员在其住处蹲了大半天,从早上到下午五点半,郑某才跟吴某回到住所。潘哥以查证件为由叩门,刚开始,吴某从门缝里将她和郑某的证件交给潘哥查看,潘哥翻到郑某的证件那一面,看到名字、身份信息都对得上,确定是郑畅无疑了。可郑畅此人非常警觉,任民警怎么说都不肯开门。直到潘哥骗他们说不开门就先把证件拿回派出所,郑畅这才开门露面。



郑畅一露面,潘哥和三名队员马上合力将其制伏,然后开始现场审讯。郑畅由始至终都不承认诈骗,只说借了别人的钱没有及时还而已,之后又说他请别人帮忙代还,最后结果他也不知道。在派出所几次笔录中,郑畅每次说的内容都有与之前相冲突的环节。总之在案件关键点“打太极”,也不知道他究意骗了多少人,可见其老赖的名头非虚。


这个诈骗案件虽小,可最后成功侦破依然牵动了很多人力物力,尤其是在寻找嫌疑人的时候特别辛苦,嫌疑人警惕性又高,除了客运司机之外,从不跟陌生人搭话,办案民警无法在空间上靠近他。当然,每一单案子的破获,都是一个团队精诚协作的结晶。如今的基层派出所各部门,在实战中注重积累经验,已悄然抹去了各自部门之间形成的壁垒,尤其是女警周炜尧所在的情指部门,虽直属派出所分管领导管理,但像周炜尧这样的85后年轻民警力量,都愿意主动打破层级壁垒,愿意与办案、社区各部门之间积极沟通,这在一定程度上密切了部门之间的沟通协作,也提高了情指民警的业务能力和水平,为实战提供更加精准的数据信息。




上一篇 :面孔 | 神捕辛炫 下一篇 :面孔 | 深情不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