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琴心 | 一个人的圆满

琴心 | 一个人的圆满

文/甘克明 第 200 期

猴年除夕之夜,宝岭寺外工棚。三只满溢节日喜庆的酒杯碰响,一盆吐出蓬勃春意的炭火正红……


应佛雕师赵司保、赵心景父女邀请,老警没门和他们爷俩一块儿吃年夜饭。没门是个看一眼就能记住的人:圆脑壳,眯眼瞳,豁牙咧嘴露黑洞。曾任宝岭派出所头儿的他,一次偶然回家,逮住了妻子的奸情。结果是:野汉断了根肋骨,没门丢了顶纱帽。挨处分丢官远总比戴绿帽子好听,他坦然接受了这个现实。一个把单位当家,把家当旅馆的人原不该讨媳妇,他这么认为。他没怪她,选择了和她分手。离婚时,没门把包括房屋在内的家产都给了前妻,自己净身出户。毕竟,他亏欠她太多。之后再未动过再婚念头,直到遇上佛雕师的痴情女……


“过了年把大门(指没门嘴里一颗断缺的门牙)补一补,成个家中吗?”赵司保瞅瞅没门嘴不关风的滑稽,看看心景背过脸去的飞红,意味深长地说。这几年,当地政府为推动旅游业发展,招聘能工巧匠,修复宝岭寺年久失修的佛像。这对技艺精湛的河南籍父女揽下了这门活儿。


“它可是我的军功章啊。”没门原叫钟成,取父母两姓为名。“没门”的外号源自他与两名盗贼的狭路相逢。那天晚上,钟成从宝岭寺住持心一大师的方丈室出来,路过大雄宝殿,里面有“沙沙沙”的声响,他一道手电光射去,两名一胖一瘦正卖力锯佛头的贼牯佬趴倒在地,其中一人下身滴沥。


当看清钟成一人,且手中没有家伙(枪械),胖贼竟厚颜无耻地要拉钟成入伙,条件是三人三一三十一。“比你那点老婆都养不活的死工资强千百倍。”一旁刚才还吓尿裤裆的瘦子,这时也牛逼哄哄。


“门都没有!”但敌众我寡,钟成表面默许,暗地里用手机给同事发求援短信。不料被盗贼发觉,要他交出手机。于是,一场恶战不可避免地爆发了!


抄起顶门杠,靠实一堵墙,钟成迎对两名虎狼。搏斗中,钟成一颗门牙被胖子的钢钎敲断。没来得及和血啐出断牙,手握铁锤的瘦贼已从他后脑勺袭来……幸亏赵司保及时相助。要不然,后果会很严重。那次,钟成意外见识了佛雕师的一身好功夫,至于赵司保夜半巧现却没去多想。这之前,陕西、山西几处寺庙,相继发生文物被盗案,飞天贼来去无踪。


宝岭寺马祖塔下地宫藏有唐贞七年间的鎏金银函。宝函四壁镂刻着栩栩如生、令人眩目的佛本生的故事。里面安放着马祖道一“击之不坏,焚之不焦”的真身舍利,乃佛的像征。鎏金银函既是国家一级文物,更是宝岭寺的镇寺之宝。那时起,钟成繁忙工作中又多了份夜巡宝岭寺的辛劳;他的名字也因这次“断牙护寺”,被同事们戏谑的雅号“没门”替代。


“我这军功章里,也有你的一半。”没门指着自已的断牙笑道。他继续以茶代酒,继续和佛雕师父女碰杯。今晚是他带协警员小刘最后一次值年三十晚的班,过完春节,没门就要从他心爱的警察岗位上光荣退休。站好最后一班岗于他来讲意义重大。用心一长老的话说,叫功德圆满。过完春节,赵司保父女修复的最后一尊佛像——天王殿里的弥勒佛也要完工。他们三人都要离开宝岭镇。


酒,喝得正酣。赵司保突然说要去看一个河南老乡,让女儿好好陪她哥叔。记得心景第一次叫没门“大哥”时,大她十几岁的没门不干,非要她叫“大叔”不可。争执不下,双方都让一步,才有了“哥叔”今天这个不伦不类的称呼。


心景知道,老爹是要把这个团圆之夜留给她和没门,且一再交待她,今晩一定要设法留住哥叔,把终身大事搞定。


望着佛雕师走进风雪夜的背影,心景眼里涩涩的。掩上门,心景便勾下头用火钳去拔弄脚下那盆快熄灭的炭火。不一会儿,她手中的火钳如同打开春天的钥匙。炭火摇红吐金,满屋春意融融。


不知是炭火的炽热还是酒的微醉,心景两腮绯红,美的像一个梦。在没门面前,心景道出了一个令他震惊的秘密。她说赵司保非但不是她的亲爹,其实连他的真实情况也相知甚少。但,他绝对是个好人,是她的恩人,是和亲爹一样的亲人!


心景的死鬼丈夫,因吸毒借高利贷和贩毒拒捕、负隅顽抗,被辑毒警击毙在中缅边境。丈夫死后,债主上门逼债,家中凡值点钱的东西都被搬走抵债。绝望中,心景遇到贵人赵司保。赵司保不但帮她还清了巨额债务,还教她佛雕技艺,带她走天涯、寻归宿。她曾想以身报答,招来对方一顿好骂。赵司保待她恩重如山且不图回报,碰巧他们又都姓赵,心景结拜他“干爹”。为避嫌和方便,对外则喊“爹爹”……


“这几年,干爹不但教会俺佛雕技艺,还带俺找到了归宿……”仗着几分醉意,心景大胆地看了哥叔一眼,眼中盈满泪光。


平心而论,心景是他梦中描绘过无数次并对上号的那种女人,用现在话说“是他喜欢的菜”。心景的一个转头微笑,一个迷离眼神都令他陶醉和怜爱。而对心上人抛来的绣球,没门却又极端矛盾。接嘛,一大把年纪,黄土都埋到胸口的人,注定要先她而去。那时,抛下一个无依无靠的孤老太婆,独自承受人世间的凄风苦雨,他死都不会闭眼的。再说,娶一个小自己十几岁的女人,背一个“老牛吃嫩草”的罪名,让人背地里戳脊梁骨不是他的性格。好面子,是他的死穴。不接吧,眼睁睁瞅着一个自己寻觅了大半辈子才遇上的好女人,走进别人家的门和他成为陌路人。他又心有不甘,放不下也不放心。他知道,那将会是他永远的痛和悔!


就在没门陷入两难境地,央视春晚敲响了新年零点祝福的钟声,随之附近村庄也噼里叭啦放起了鞭炮。没门习惯性地起身,又到了他数年如一日、巡视宝岭寺的时间。


“俺今晚要和你在一起。”不由分说,心景一头钻进哥叔那把遮风挡雨的大伞中。干爹反复叮咛过“守住了这个除夕夜,就能守住你哥叔一辈子。”并给她腾出了地方。今晚,他不回来了。


第一次和心景这么近距离走一起,没门有点不习惯。为打破沉默,他给她讲起了宝岭寺的创始人——马祖道一。在中国禅宗史上,自佛教创始人六祖慧能后,就数马祖道一。他倡导的“即心即佛,非心非佛,平常心是道。”取代了僧侣看经坐禅的传统……渐入佳境,没门引经论典、绘声绘色,当然也不排除有点掉书袋的卖弄,但着实让他过了一把专家学者的瘾。


“哥叔,你可以做宝岭寺的导游哩。不,比导游讲的得劲儿。”心景的啧啧赞叹,一语点破梦中人。正为退休茫然的没门豁然开朗。对呀,当导游还可以兼顾宣传防火防盗。人退休,心难退。宝岭寺在他胸中,已成为一种解之不开的情结,一份挥之不去的情感。这座历史悠久,建筑宏伟的庙宇,一砖一瓦都属文物,弥足珍贵。


“那俺也不回河南老家了,你当寺庙导游,俺做菩萨大夫。中不中?”心景俏皮地顺着杆子往上爬。


谈笑间,不觉到了宝岭寺唐宣宗题匾的石门古刹。没门止住话头,心景乖巧会意,默默跟着他走进一条雪压竹梢头对头的长廊。周围,不时有雪团滑落树枝,发出“扑扑”的轻柔。


心景勾着没门的胳膊,穿天王殿,过瀚月桥,入皇觉殿,一路察看佛龛前的火烛火险,谛听静夜里的细微响动。拾级而上,两人进入大雄宝殿。


隐藏在经幡、帷幔丛的释迦牟尼和十八罗汉,在长明灯和香、烛的幽光里,眼珠骨碌,身影似动,心景下意识箍紧了没门的胳膊。梁上传来“喀呮卡纸”的鼠啃声。就在这时,一张黑色的帷幔如死亡翅膀凌空扑下,扬起满屋尘埃,险些儿将他俩罩住。顿时把心景吓成一只顾头不顾尾的驼鸟,直往没门怀里拱。


惊魂未定,那张吻到烛光的帷幔,发出刺鼻的焦臭味。潜伏在烟尘里的火魔,正向他们露出狰狞的窃笑!


急难中,没门一把推开心景,拽起燃烧的帷幔冲出门外……直到踩灭火苗,浇上一桶冷水加固,两颗悬起的心才落到实处。要不是没门几十年如一日的坚守,这座江南名刹险些儿化为一堆废墟。心景越发坚信,她的哥叔是个有责任感、得劲儿的好男人!


两人从马祖禅堂进,韦驮殿出。寮房里,几名年轻的和尚发出均匀的鼾声。再过2小时,他们就要忙开了。一些当地和外地的政客、商客们,将赶黑早进寺殿,抢烧大年初一的头炷香,求菩萨保佑他们升大官发大财。
每次转经方丈室,没门都会叩门拜访和讨教本寺住持心一大师。这些年,近水楼台的便利和不耻下问的求知,没门对宝岭寺的历史和佛教都有一定的见解,可谓“半个学者”。比如说,“自觉觉他觉满”是佛陀的“三觉圆满”。他认为,“临退休不出错”便是他这个老警的圆满。没门的学用结合,得到了心一大师的肯定。
此时,方丈室灯火依旧,敲门却没有动静。一种不祥之感袭上心头!虚掩的房门,没门一推“吱呀”开了。一团黑物在桌子底下在扭动,伴有“呜呜”的闷响。走近一看,心一长老手脚被捆,嘴巴被堵,动弹不得。


获救后,心一长老的第一句话便是:“宝岭寺出大事了!”


就在一个钟头前,一名蒙面哑巴闯入方丈室。仅三拳两脚便打败了心一大师多年秘修的观音禅拳。紧接着,一个蓄谋已久的罪恶阴谋就在今晚的除夕之夜进行……


从马祖道一圆寂到今天,宝岭寺换过百余名住持。而历届新老住持交接班最庄严、神圣的仪式便是:进入密室,老住持向新住持密传通往安放马祖舍利鎏金银函的地宫秘径。正所谓“法不传六耳”。1200多年来,包括文革“十年浩劫”,一代代传下来,这条地宫秘径从未泄过密、出过事。


面对蒙面哑巴一纸写着供出地宫秘径字眼的胁迫和一把无声胜有声的匕首,心一长老痛苦地作出了“留得青山在”的妥协。于是,在宝塔地宫沉睡千年之久的镇寺宝函,注定厄运难逃……


果然,地宫之门洞开,鎏金银函已不知去向。


情况紧急,没门留下心景照顾长老和叫醒僧侣,用手机报告县公安局指挥中心请求增援,让协警小刘通知沿途木材检查站,注意拦截可疑车辆。布置完毕,没门开出了警车。


静谧的宝岭公路,穿越迤逦的峰峦峡谷,伸向远方。与它结伴而行、窃窃私语的是无眠的香樟河。每经过一处村庄,都能看到回家过年的大型货车、三三两两地停在马路旁。雪,落地即化。乌亮的沥青路面如同泥鳅湿黏的躯体。没门扶稳方向不敢有一丝大意。他属猴,今年是他的本命年,穿着一条心景送他、绣着“龙鼠献桃”图案的白裤衩。


当时,没门心里老大不快,认为本命年穿白裤衩不吉利。聪明的心景读出了他脸上的表情,边解释边在手机百度上搜给他看,“看见没?白、金、蓝是今年申猴的幸运色。老古董!”没门这才释然了。望着哥叔豁牙咧嘴的笑,心景嘟着嘴白了他一眼。没想到,心景这佯装生气的“一嘟一白”,没门非但不恼,反倒很受用。那一霎间,没门突然发现自己原来是那样的爱她、信赖她和孩子似的离不开她。


倔劲一上来,没门便不管不顾,过了春节就向心景求婚。谁想阻拦,门都没有!他是个急性子,这边办退休证,那边打结婚证。咱草民一个,怕谁?对了,婚一结得赶紧要个孩子,一旦自己撒手西去她身边也有人照应,至少有个伴吧。好在和前妻没有孩子,不然孩子的亲爹是谁都不知道。替别人养孩子,打开眼睛濑尿?他没到那境界。明天起,没门开始跑步,争取多陪她几年,把上辈子没过好的光景补回来。无论是警察生涯,还是家庭生活,他都力求圆满。


到达圣母峰下,河、路分开。香樟河沿谷底寂寞东去,宝岭路攀主峰昂首挺进。警车旋上群峦之巅,吊挂在树枝上的雪棉雾丝,仿如一层铺垫在天地间洁白的棉袄夹层,柔软暖心。直指苍穹、形如巨笔的圣母峰,书写着宇宙间的无垠与震憾。


薄雪覆盖的路面,出现两道浅浅的车辙。除夕夜,路上鲜有车辆,这十有八九是盗贼的赃车。刑警大队的战友们,己在进出县城的山口要道张网以待。没门从后面包抄,断敌退路。


多年的实战经验告诫他,关健时刻更要沉住气。退休前的最后一仗,一定要干得漂亮干得不留遗憾,为自己的从警生涯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没门胸中腾升起一种神圣而悲壮的使命感!接近黎明,他摁下车窗提神。


两块前后对开、宛如天门的巨石出现在没门的车窗前。这,就是那块传说中能自动启闭的“夜合石”。该石“入夜时分自行关闭,鸡鸣天晓自行张开”。对有佛缘的善男信女,即使在夜间也会自动开启;对心怀不轨的盗贼,纵然是白昼也能关之门外。夜合石又被称为进宝岭寺的镇关之锁。如今旅游开发,夜合石则是一处富有神奇色彩、充满正义之感的天然景点。


没门数次开车经过此地,可谓轻车熟路成竹在胸。然而,就在没门的警车穿过视线受阻、仅容两车相会的夜合门进入夜合村时,迎面一辆集装厢大货车严严实实的横在道路中间。犹如一把巨型铡刀,将蛇形公路一切两断。


强大的惯性使飞驰的警车如同脱缰的野马,没门手脚并用,急踩刹车右打方向盘。警车避开了那辆庞大的“拦路虎”,却没能避开道路右侧的百丈悬崖。随着“轰隆”一声巨响,山谷窜起一团黑夜变白昼的冲天火球……


凌晨5时,哑巴盗贼在进出县城的山口桥头铺落网。谁也没有料到,从面包车里走出的竟是心景的“干爹”赵司保,一个假扮哑巴的盗宝贼,一个年近七旬的糟老头。在赵司保车里,警察搬出一只装着马祖道一真身舍利鎏金银函的箱子。随后,当地警方向媒体宣布:陕西、山西等几处寺庙发生的文物盗窃案也相继告破。那几年,曾一度被传得沸沸扬扬、神乎其神的飞天大盗,竟也是这个糟老头所为。在犯罪嫌疑人赵司宝指认下,警方从一处偏僻荒凉、以断壁残垣做围墙的菜地里,挖出了一堆上述寺庙被盗的佛首佛珠金银法器等贵重文物。同时,办案民警发现这个善武功、精佛雕的文物大盗,竟然是个不男不女的太监身。至于赵司保何方人士姓甚名谁,依旧是个谜,他的身份证是一张高仿假证。目前,此案仍在进一步调查和深挖中。


在心一住持的再三要求下,烈士钟成的骨灰安葬在寺后的塔林,与该寺圆寂的高僧们长眠在一起。心一方丈说:“钟成是为保护宝岭寺国家文物牺牲的,是一位功德圆满的人民英雄。理应树碑立传,供世人瞻仰。”


钟成出殡的那天,大雪纷飞,宝岭镇的山水田园、房屋村舍漫天皆白,为英雄戴孝。除留下值班民警外,县公安局机关以及基层个派出所300多名胸戴白花的战友都来为他们的英雄大哥送行。当地群众千余人也自发地加入到送别的行列中。在这支雪花和白花、泪花与心花凝成的队伍后面,跟着一个肝肠寸断、泣不成声的人。她,就是赵心景——钟成生前的至亲至爱。这两天,一想起赵司保这个太监老贼的丑恶嘴脸,心景喉咙就像吞了只绿头苍蝇。一想到自己认贼为父,被贼利用,把仇人当恩人,她就悔不当初,恨自己瞎了眼。


四月初,正是雨纷纷的清明时节。这天中午,完成了天王殿弥勒佛修复的最后工程的心景,捧着鲜花、撑着没门生前那把大伞,独自来到樟叶纷飞、细雨密织的宝岭寺后面的塔林,伫立在没门——她哥叔那摆满花圈的墓前,献上一束花,噙着两行泪,磕了三个头,最后把伞罩在坟头,只身消失在风雨中,从此不知去向。


一日,修缮一新的宝岭寺对外开放。一名游览天王殿的游客发现,那尊笑容可掬的弥勒佛嘴里缺了一颗门牙。消息传开,引发人们无尽的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