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名家 | 好作品在于 奇思妙想

名家 | 好作品在于 奇思妙想

文/杨晓敏 编辑/边城 付秀宏 第 200 期

小小说文体究竟能走多远?或许要取决于两个必要的生存条件:一是小小说能否不断有经典性作品问世,以此来锻造和保证它独具艺术魅力的品质;二是在从者甚众的写作者中,能否不断涌现出优秀的代表性作家,来承担和引领队伍成长进步的责任。只有这样,小小说才会像一句广告词所说的那样: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毫无疑问,作家是作品的首要生产者,当那些像蝌蚪一样的文字在纸上或显示屏上跳动游移时,因为作家的素养和境界不同,所以便组合出了不一样的文章质地。立意的深浅,技巧手段的巧拙,品位的高下,透过文字各自呈现出来。


现在是信息社会,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作品的市场价值基本上反映着它的艺术价值。因为在现代开放型的文化市场里,不仅普通读者的审美鉴赏力有大幅提升,期刊、报纸、出版社等媒介融入了激烈的竞争机制,而且对作品优差的判断和裁决,市场从根本上也无法回避研究机构和专家权威的影响。


不同历史时期、不同年龄段和不同的艺术追求,把小小说创作领域的梯次结构,划分得清晰明朗。作为新锐人物,2006年春天,女作者非鱼参加“龙湖笔会”之后,开始走上专业小小说写作的旅程。在不长的时间里,之所以能成为脱颖而出的后起之秀,是因为作者和那些具有良好文学潜质的同行一样,出道就能站在较高的起点上。


处女作《王小倩的腰》写得意味深长,女主人公凭借聪明才智,在举手投足间就捍卫了自己的尊严。作者观察生活的能力,塑造人物形象的本领,显得缜密细腻,游刃有余。非鱼有着健全的知识结构和善于形而上思辨的头脑,在选材、立意和语言表达上,都体现出别出心裁的独特个性,尤其在编织故事上,能把形式上的形象思维和内在的逻辑思辨调理得并行不悖,从不局限于女性情感写作的视角。


针砭时弊的《楼前有块地》,开掘人性的《逃》,调侃生活的《桃梦》,关注民生的《缝山针》等等,非鱼什么都敢写,什么都能写,笔触所及,多成佳品。量是厚度,质是高度。是一个见仁见智的话题。由于小小说的易写难精,致使不少作者只能以数量取胜,动辄以发表上千篇为荣。


然而,要衡量能否成为“代表性作家”,恐怕只有一个标准,就是“数质兼具”。当下的小小说写作,单纯凭借一篇作品获奖,刊物出一次作品小辑,或者出版一本个人集子,已不能确定作者的领先地位了。非得靠长时期高水准的写作,才能跻身一流作家行列。


2006年底,非鱼发表了《荒》,在圈内外备受青睐,年度获奖、选载和热点研讨接踵而至。一个人为躲避现代城市环境的喧嚣,无奈去了荒岛。不甘寂寞之余,只好叫来一个女人。而后生子、拓荒、繁荣。最终又在自己千辛万苦营造出来的现代化岛国里,重新陷入种种与文明如影相随的尔虞我诈、钩心斗角,不得已再次逃遁,另觅下一个荒岛。作者以犀利的笔锋,剖开社会生活的截面,以清晰可鉴的年轮印痕,折射出人类进化史的缩影。


只有美感丛生的语言质地,才能表达出复杂含义的好作品。试想,人类自鸿蒙初开,一路走来,整天把“征服自然,改造自然”的口号,作为自己骄傲的旗帜,而今数千年过去,似乎是愈加趋于高度文明了。


可是,由于携带着人性的丑恶和私欲,我们扪心自问,在栽种绿树鲜花之时,还注入了多少蒺藜的种子?农药使田野的鸟儿濒临绝迹,污染的江河不再清澈,一个巴掌片大的山塬桃林,竟能成为方圆百里的风景名胜。


此后很长时间里,非鱼以充满奇思妙想的写作姿态,连续发表了一系列类似“实验性”的作品。《忧伤远逝》写人的气质风度,叙述中调整人物关系的视角,阐释着自尊自信的重要性,语言有轻喜剧风格,沉郁中不乏幽默。展示的是一个类似毛毛虫化蝴蝶、丑小鸭变天鹅的故事,行文灵动机智,读后尽扫心中沉郁之气。


非鱼是一位写作天赋极高的女作者,所涉及的题材广泛,常有不俗的作品给人惊喜,其《幸福生活》便把目光投向普通人的心理刻画上,显示着作者的悲悯情怀。《幸福生活》是一曲底层人物的礼赞,把平民百姓庸常的日常生存状态,刻画得声色毕现,有滋有味。


《拯救》置主人公于生死关头,让浑噩的灵魂复苏觉醒,在自我救赎中绽放出高贵的花朵。《如果这样》更像一个哲思小品,颇具哲学意味。一个日渐衰老的人咀嚼往事时,竟发现在自己人生的一连串重要关口,都出现了选择错位。为什么会这样呢?是惰性使然还是与懦弱的个性有关?或许每个人读后会有一番思忖。


近30年以来,小小说成功地在精英文化和通俗文化之间打开了大众文化的通道,之于文化市场的介入与渗透,悄然改善了多元化的格局。以民间生存的方式存在的小小说,其营造出的文化现象正被社会各界所关注。在庞大的业余小小说创作队伍中,尽管昙花一现者有之,浅尝辄止者有之,见异思迁者有之,心有余而力不足者有之,但这个前赴后继、持之以恒的群体却从未涣散过、颓废过;浪淘尽、风雨后,很多富有奇思妙想情节兼具内涵气质的小小说作者,逐渐形成了当代小小说作家群的中坚力量。

杨晓敏
河南获嘉县人,曾在西藏部队服役14年。河南省作协副主席,《小小说选刊》《百花园》《小小说出版》主编。著有诗集《雪韵》、小说集《清水塘祭》《冬季》、散文集《我的喜马拉雅》、评论集《当代小小说百家论》《小小说是平民艺术》等。主编有《中国当代小小说大系》(5卷)《中国小小说典藏品》(72卷)《中国小小说金麻雀获奖作家作品集》(43卷)《中国年度小小说》(14卷)等百余种。

杨晓敏 河南获嘉县人,曾在西藏部队服役14年。河南省作协副主席,《小小说选刊》《百花园》《小小说出版》主编。著有诗集《雪韵》、小说集《清水塘祭》《冬季》、散文集《我的喜马拉雅》、评论集《当代小小说百家论》《小小说是平民艺术》等。主编有《中国当代小小说大系》(5卷)《中国小小说典藏品》(72卷)《中国小小说金麻雀获奖作家作品集》(43卷)《中国年度小小说》(14卷)等百余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