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视野 专栏 | 论恐惧的本质

专栏 | 论恐惧的本质

张欣之 (深圳市公安局南山分局副局长) 第 200 期

恐惧,每个人都曾经体验到的一种心理状态。对之阐释最深刻的政治家莫过于富兰克林•罗斯福,在其就职演说中曾经提到:我们唯一不得不害怕的就是害怕本身--一种莫名其妙、丧失理智的、毫无根据的恐惧,它把人转退为进所需的种种努力化为泡影。恐惧的本质是人类对未来必然会出现的危险而表现出的茫然无措,除去本能的因素外,恐惧应是人类特有的一种面临现实形势的理性判断,其含义有二:一是危险肯定会出现,但不知以何种形式或是何时出现;二是由于潜意识知道不可避免,所以才会习惯性无助式的不知所措。一般人又会采取两种应对方式:一是抱有只要个人屈服就能避免危险降临到自己头上的微弱希望;二是认为只要周边人承担危险,自己就能得到一时的安全。综合起来就形成了:灾难即将到来——不知所措——个人完全屈服——周围人代替受难——自己得以幸免的认知模式。随着人类认识的发展,对于恐惧的两种理性判断并没有变,但随之的反应却产生了略微变化。


本质上认为只要屈服就能避免危险降临到自己头上的微弱希望没有变,但操作上把屈服转化为热爱。近代人类在接受各种启蒙时,都贯穿了屈服是一种耻辱的教育,反抗表面看光荣无比,但实际的风险既是恐惧的来源之一,压制反抗又是恐惧在社会管理中最重要的作用之一。所以一旦恐惧超过了反抗,那对屈服最好的合理化方式就是把屈服转变为热爱。因为热爱是一种主动的情感,其指导出的行为与屈服的被动情感指导的行为极为相似,同一个行为从热爱角度解释就是崇拜;从屈服角度解释就是臣服;同理尊重、谄媚;奉献,讨好;执行,奴性;坚持不懈,执迷不悟等等都可以从一个行为,两个角度的方式解读。对此的具体表现,微观方面,在犯罪心理学中,有斯德哥尔摩现象作为例证,宏观方面,对于当世独裁者的顶礼膜拜足以证明。


认为如果周边人承担了危险,自己就能得到一时的安全的认知模式也没有变,变的是不再通过献祭这种原始的挑选模式,而是采用相互揭发检举、诬陷、报复,或冷漠、孤立等这种同类彼此伤害或互不支持的方式。表面看此种进化改变了原始社会献祭时随机式的机会均等,但实际是人性中恶的一种大比拼。如果恶是一种本能,那此种进化的结果可想而知。但即使恶属于后天习得不能遗传,那其造成的社会文化导向同样是阴冷而可怕。


上文主要假设在极端恐惧之下普通人的认知和行为模式,但轻度恐惧之下如何呢?恐惧之下,所有人最显著的行为特点是短视性的消费。大灾大难过后往往会出现一些纵情消费的场景,表面看人们是因为躲过灾难而庆幸,但更多是因为灾难使人感觉到生命的不确定性,此不确定性正是轻度恐惧最主要的形成原因之一。管理的目的实质是管理组织中所有人的预期,即组织中人对自己行为的预期性越强,整个组织越有效率。换句话说,如果每个人都知道自己每个行为将面临什么样的后果,那必然会通过趋利避害的本性而实现管理目的;相反,如果每个人不确定自己行为的预期,那必然会无视各种管理措施,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合意的措施就执行,不合意的就不执行;而且明知禁止性规章也会破坏,因为其预见不到对应处罚是否真的会出现;而且急功近利的短视行为将成为主流,因为不确定会使人对未来失去信心,今朝有酒今朝醉的现象自然普遍。这些都是恐惧式管理的致命危害所在。


有人认为,现实中,恐惧管理也确实有意义呀!如果组织中人因为担心被处罚而努力工作,那不也会提升效率吗?其实,我们有多人此时是混淆了恐惧与恐慌的区别。恐惧是一种集体对不确定的风险而产生的心理反应;而恐慌是个别人对确定的风险而产生的心理反应。恐慌是因为知道自己目前的行为和能力就要面临的处罚,这说明了制度明确,执行有力。这是一种确定性表现,更重要的是只要是确定性就只会产生个体的恐慌,而不会造成集体的恐惧。好的管理就是通过这种奖罚分明,或是对所需要的能力、水平的量化而造成被管理者的本领恐慌和受罚恐慌,这样才能实现整体的正价值观导向。


很多普通人的权利与主义或意识形态都关系不大,其被重视的真正意义所在是:如何使社会管理更有效率,如何使社会管理的效果更好。